第一章 雨花巷六十一号

书名:神级医生  作者:素陌陈@ZL 

本章字数:2985     更新时间:2014-10-05 13:24:44

  张赫,毕业于一个八流的医学大专,所读专业,临床医学。

  大专学历,在专业性极强的临床医学中,直接就是垃圾。

  别说那些让人向往的省级三甲医院,就连最不起眼的乡镇医院,在临床医学这方面的招聘条件都是全日制本科。

  在这个本科满街走,硕士多如狗,博士到处有,海龟亦无数的年代,身在专业性极强的临床医学专业中,大专学历,注定是个悲剧。

  花了整整一个月,看遍了所有公立医院的招聘条件后,张赫只能无奈的放弃了让人眼红的公立医院。

  心情郁闷之余,张赫决定放松一下心情。

  坐了七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又坐了三个小时的班车,再步行两个多小时,张赫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此时,村中已是除烟袅袅,倦鸟归巢,祥和宁静的村庄,让张赫烦躁的心,瞬间平静下来。

  推开虚掩的大门,光线昏黄的老屋内,爷爷提着水壶,颤巍巍的走向厨房,“爷爷,我来吧。”

  张赫心一酸,立即从爷爷手中接过水壶。

  “赫娃子,你怎么回来了?”爷爷惊喜的声音响起。

  望着爷爷佝偻的背脊,张赫不禁又是一阵心酸。

  他不想让老人担心,僵硬的笑了笑后,底气不足的说道,“爷爷,我工作找好了,回来看看你,过几天就回去上班了。”

  “赫娃子,你真当爷爷老糊涂了呀?”爷爷紧盯着张赫的双目,缓缓说道。

  张赫不由得一阵紧张,十几年来,自己就没一次能骗过爷爷,他沉吟了片刻,咬了咬牙道,“爷爷,省城不好找工作,我准备回县城来看看。”

  爷爷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

  饭菜虽然简单,但在爷爷慈祥的注视下,张赫却吃得格外的香。

  饭后,张赫熟练的收拾好一切,便与爷爷一起在屋前大树下乘凉,遥望着月明星稀的夜空,略带苦涩的张赫,任由思绪自由翻飞。

  然而,就在他神游天外之际,爷爷亲昵的呼唤,却又再次响起。

  在张赫好奇的注视下,爷爷抱着一个满是灰尘的坛子,从屋内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做蹲在了张赫身旁,打开用黄泥密封的盖子,拿出一个风干发硬的馒头,满脸严肃的说道:“赫娃子,拿着这个馒头去江陵雨花巷六十一号,找一个叫张天星的老人家,他若健在,肯定能帮你。

  “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接过干硬的馒头,张赫便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望着满脸迷惑的张赫,爷爷伤感的说出了心酸的往事。

  原来,张赫的父亲,张壮,便是因为救这个张天星而英年早逝的,再后来,他娘抛下他,不知所踪。

  按爷爷之言,张天星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二十年前,他便开着轿车,来了村里,给了爷爷一个馒头,说:二十年后,在你孙儿失意时,让他带着这个馒头来找我,我自会帮他。

  这件事,三年前,开始出现健忘症的爷爷,早已忘记了,但在张赫回乡后,他却猛然想起了这尘封了二十年的往事。

  这个馒头,他之所以保留至今,是因为那是他儿子用命换来的馒头,所以他一直藏于坛中,时至今日。

  好歹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张赫,自然不相信天下真有人能预知二十年后的事,但爷爷对这巧合却深信不疑。

  “爷爷,你开玩笑吧?”听完爷爷的故事,再看看爷爷伤感的表情,张赫再次忍不住一阵心酸,他故作轻松的问道。

  没曾想,爷爷却满脸严肃,他紧盯张赫的双目,认真说道,“赫娃子,不管你信不信,这雨花巷六十一号,你都得去一趟,毕竟,你爹就是因为这个馒头而死的。”

  望着爷爷倔强的表情,张赫重重的点了点头,将与父亲之死有关馒头认真收入了怀中。

  在爷爷不断的催促下,三天后,张赫踏上了返程,再次踏进了享有“天堂魔都”之称的江陵。

  天堂魔都,名副其实,这里是有钱人醉生梦死的天堂;这里是穷人终其一生,也难以立足的魔都。

  张赫带着馒头,在一个烟雨蒙蒙,人影稀少的下午,于江陵三环边缘,找到了雨花巷六十一号。

  那是一条古老的巷子,如今,已有很大一部分划成了旅游景点。

  雨花巷,依旧保留着古朴的明清风格,狭窄的青石板道路旁,全是古老的木质建筑,与繁华熙攘,处处高楼大厦的江陵城,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这里,是城中世外桃源,让人的心情赫然宁静。

  雨花巷六十一号,在巷子的尽头。

  将爷爷所说的奇事,当成了一个荒唐玩笑的张赫,轻轻敲响了雨花巷六十一号的大门。

  敲了半天门,等待了良久,但那扇弥漫着沧桑古朴之气的雨花巷六十一号木门,却依旧紧闭,也没传出任何声息。

  “果然是个玩笑,只可惜,我爹却为这个玩笑付出了生命。”

  虽然,在他的记忆中,父亲早已远去,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但面对这古朴的木门,遥想起在自己一岁那年,便已逝去的父亲,张赫的心,还是忍不住一阵酸楚。

  同时,他更为爷爷心痛。

  奶奶早逝,爷爷只有父亲一个独子,与其他家七八个子女比起来,爷爷膝下,本就人丁单薄,但这唯一的儿子,仍旧英年早逝。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间最大的悲剧之一。

  可怜的爷爷,却紧守这个馒头二十年,隐隐中,张赫忍不住有些愤怒了,他重重的踹了脚这欺骗了爷爷二十年的大门,愤然将那风干的馒头,狠狠甩进了雨花巷六十一号大门。

  张赫愤然转身。

  但就在此时,那扇古朴的大门却突然打开。

  一名身着长袍,头发银白,下巴上,留着三缕长须的老者,猛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痴儿,你终于来了,老夫可等了你整整二十年了,呵呵。”老者慈祥的笑容,让人不禁心生亲近。

  一瞬间,张赫怨气全消。

  “老人家,这么说,我爷爷说的都是真的了?”

  老人笑,满脸慈祥,他满意的扫视了眼张赫,平静道,“痴儿,天下事,皆有因果,就算我不出现,你父亲依旧会英年早逝,而且会死的无比凄惨,我不过是在帮你父亲解脱而已。”

  张赫纳闷,老者笑。

  他缓步而去,从雨中捡起了那个被积水泡软的馒头。

  “痴儿,吃了它。”

  老者的话,似乎有某种魔力,一瞬间,张赫居然迷失了,毫不犹豫的大口吞下了被雨水泡软,还粘着一些泥沙的馒头。

  老者笑了笑,轻轻的摸了摸张赫有些潮湿的发梢,柔声道,“痴儿,睡吧,天下事,皆有因果。”

  他话语刚落,张赫便不受控制的漫上了一阵浓浓的睡意。

  没多久,他居然在雨中睡着了。

  后面的事,张赫就没有任何印象了,直到明媚的阳光将他唤醒。

  醒来时,他居然就睡在雨花巷六十一号的大门外。

  最让他纳闷的是,路上人来人往,居然没有人看到他,也没有人踩到他。

  他就那么定定的睡在青石板路边,直到醒来为止。

  张赫清晰的记得,他去的时候,是八月三号,但醒来时,却已是八月十一号。

  这一觉,居然睡了整整九天。

  九天来,似乎无人发现过他,因为,在这小偷横行的江陵城,他身上仅有五百块钱,居然一分不少。

  张赫纳闷不已,站起身,使劲敲起雨花巷六十一号大门。

  只可惜,无论他怎么敲,这雨花巷六十一号沧桑的木门,却依旧紧闭。

  他如小偷般,翻墙入院。

  静谧的四合院内,绿树成荫,让人心旷神怡,只可惜,却空无一人。

  张赫翻遍了整个四合院,也没见到那神奇的老者。

  恍若一梦,不是梦。

  因为,醒来时,张赫的脑中,便赫然多出了一种叫炎黄神针的中医针法,还莫名其妙冒出了一套在华夏医药中,从未听过《炎黄医经》。

  一种从来未曾听闻的针法,一套没有只言片语记录的医经,及一段有关这套针法和医经的传奇故事,让张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茫然。

  痴儿,他为何要叫我痴儿?难到说,是我张家的老祖宗显灵了?

  张赫瞬间否定了自己的胡思乱想,身为医学生,死尸解刨过多少的他,又岂会相信鬼神之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赫简单思忖了下,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眼,随即浮上心头。

  灵异事件?

  难到这天下还真有灵异事件?

  随着灵异事件这四个字从脑海充突然冒出,恐怖片上,那些渗人的场景便纷沓而至,让张赫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凉意。

  虽然,这雨花巷六十一号地处闹市中心,虽然,此刻骄阳似火,但张赫却不敢再在这雨花巷六十一号清幽的庭院内逗留片刻,他猛然拉开古朴的院门,如受惊的兔子般,仓皇而逃。 

送鲜花
评论
看过《神级医生》的人还看过

关于就要读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奇客天创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10096号-1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