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大眼美女—安然(求收藏)

书名:护花奇兵  作者:我本癫狂@ZL 

本章字数:2709     更新时间:2014-11-17 18:03:27

  终于摆脱金巧儿了,丫的,最讨厌别人打听我这两年是怎么过的了,我怎么过的关你什么事?说出来之后会引来一个又一个的灾祸的知道吗?!海外的、国内的、男的、女的,你让我霍尊如何招架呀?还是不说出来为好呀!

  翻了翻钱包,得,只剩下三十块钱了,这能填饱肚子嘛?自己可不想回家吃饭,大条的老姐也能做出饭吗?还是在外面吃吧!

  下定决心的霍尊朝一条小吃街拐去,用三十块钱在小吃街填饱肚子是绰绰有余了!

  小吃的真正含义就是:投资小,风险小,店堂小,广告宣传小和金字招牌小,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就是花费小!用很少的钱就可以填饱你那饥肠辘辘的肚子!

  上海是各种名特小吃荟萃的地方,它的口味,既不同于粤港地区的纯甜味,也有别于四川、重庆的麻辣味,而是以清淡、鲜美、可口著称。上海的小吃,有蒸、煮、炸、烙,品种很多,最为消费者喜爱的,莫过于是:汤包、百叶、油面精。这是人们最青睐的“三主件”。

  漫步在小吃街上,霍尊立马被各色各样的小吃香味给迷住。吸引住霍尊的不只是那诱人的香味,更有那诱人的美女。

  有小吃街的地方一定会有美女,能够吸引住美女的不仅是美丽的衣服,更有各色各样的美食。

  东拐西拐的霍尊终于走进在一家小笼包店,为什么要来这里呢?因为逛了一圈的霍尊发现只有这家店里的美女最多,既可以吃着香喷喷的小笼包、又可以欣赏香艳艳的美女来养眼,真是一大美事啊。

  上海小笼包的特点,做工精细,小巧玲珑,皮薄,馅多,不论是哪一种馅,都咸淡适度,口感极好。每一小笼内一般放汤包十个,用松针铺底,不粘皮、又清香,端上桌后,观其形、闻其味,食欲大增,咬开皮,包内有大量汤汁,令人回味无穷。

  “老板,我只有三十块钱,你看这上吧。”霍尊大大咧咧的做到一张桌子前,正在包小笼包的老板立马热情的应了一声‘得咧’!

  这一刻让霍尊想起了那天在‘普尔顿西餐厅’吃饭的场景,瞧瞧这家的热情服wu,再瞧瞧‘普尔顿西餐厅’的服wu,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呀。

  这就是华夏呀,在那些档次高的饭店票子的多少决定对你服wu的好坏呀!霍尊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在小吃店填饱肚子之后,霍尊这才准备回家。

  天色已经黑了,如果换做是以前霍尊一定会休闲的逛在街上,时不时的调戏调戏路过的美女,但是现在霍尊必须马上回家,因为家里有个老姐正在等着自己,要告诉自己很重要的事情。

  “很重要的事情?她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想让我早早回家,不让我祸害街上的美女!”霍尊气呼呼的骂了一句。

  渐渐来到传媒大学附近的街道,不远处有一家酒吧,看见那些兴高采烈走进酒吧的男男女女,霍尊无奈摇了摇脑袋,今夜与酒吧无缘呀,与美女无缘呀!

  就在此刻,只听见一声刺耳的发动机响声传来,一辆灰色跑车从左侧疾驰而来,耀眼的氙气灯晃得霍尊几乎看不清路面。

  霍尊立刻驻足,却发现自己前方的一名长发女孩站在马路上摇摇晃晃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子,对于灰色跑车的彪悍驶来居然毫无所觉。很显然这个女孩刚刚从酒吧里出来,而且已经醉了。

  电光石化间,霍尊快步窜出,一把拽住女生胳膊,用力回拉,女生顿时在他这一拉之力下回转和他撞了个满怀。

  这是一个面与面的碰撞,这是一个胸与胸的对轰,很显然身为男人的霍尊明显败给了女孩,“哇——又撞胸了,一个小时前是撞在了后面,现在却撞在了前面,哇哈哈,今天我有‘胸兆’呀,我喜欢——”这一撞,霍尊早已乐开了花。

  此时,黑色跑车从二人身边疾驰而去。

  “有没有长眼睛呀?找死啊!把你们撞死了是小事,把我的车撞坏了可是大事,你们赔得起吗?”司机怒斥的声音传来,留下的只是漫天的粗话和滚滚尘土。

  “逗比!”霍尊看着远去的的车影,比划出一个中指来。开俩跑车嘚瑟什么?爷爷可是开过战斗机、骑过床上妻滴!

  “呕……..”女孩打了一个打嗝,随之而来的浓烈的酒气!

  “啊,怎么这么臭,美女你把酒吧的酒给喝空了不成?我滴个妈呀,让我先吐会——”喝的大醉的女孩还没有呕吐,闻到女孩打嗝打出来的酒气的霍尊先吐了起来,一手扶住摇摇欲倒的女孩,一手拍着自己胸脯先吐了起来。

  这就是喝酒的最高境界,自己无论怎么喝都不会吐,反而让别人闻到自己一身的酒气就先吐了出来,无疑女孩已经将霍尊练到最高境界。

  将自己刚刚吃的小笼包全部吐了出来的霍尊不禁叫道:“啊——我刚刚花三十块钱吃的小笼包呀,全部贡献给土地了,我可伶的三十块钱呀,你赔我钱——”霍尊直起腰来转身看向女孩。

  映入眼前的是一对黑色狭长的眸子,下面是灿若繁星的大眼睛,这双大眼睛有着灵韵。

  “你是?叫什么来着?”看清女孩的面貌后,霍尊在心里搜索起女孩的名字,这对眼睛太迷人,看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的时候自己曾经心跳过,自己对这对眼睛印象深刻,看到这对眼睛之后早已经将其印在了心里。“你叫什么来着?叫什么?额…….貌似我还真不知道你的名字,算了,不想了!”

  既然想不起来就由他去吧,一个名字罢了,自己认识的漂亮女孩确实太多了,大脑内存根本不够用的。

  没错,这个女孩就是传媒大学的校花,霍尊在中午的时候还是见过的,这个女孩凭借着自己的外貌甩掉了自己以前的男友,傍上了和霍尊有仇的暴发户。

  女孩还是穿着白天的衣服,锁骨若隐若现,Can'tgobackonce这排‘不能回到的曾经’的英语完全暴露在霍尊眼前。

  “我叫…..叫…..安…..安然…….”女孩迷迷糊糊的说道,然后眼睛眨了眨醉醺醺的看着霍尊,“我认识….你,你是白天那个不害怕……秦寿的家伙。”

  “是我,我叫霍尊!咋一个人来喝酒呀?是不是被那个秦寿给甩了?真是名如其人,活生生的一个禽兽。”皱了皱眉,女还喝酒自己并不是反对,但是喝得这么酩酊大醉自己就要反对了。

  拜托你是一个女孩,喝的酩酊大醉的不怕被街头的小痞子给那啥了!只能说明你长得不咋地,入不了那些小痞子的法眼,千万不要找借口说运气好和治安好。

  “我……..我…..没有…….”安然结巴了半天,死活不承认。

  “你现在脸上可是写着‘我心情很差’五个大字。”霍尊用手指了指安然的脸蛋。

  “哎…….”安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刚刚分手的人你说心情差不差?”

  “不是你甩的那个男的吗?”霍尊听见安然的话后愣了愣。“按照常规,应该是那个男的喝的酩酊大醉,哭的昏天黑地的。你把别人甩了你心情还差?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我把那个男的甩了以后,秦寿就甩了我,说他不要二手货。”安然看着霍尊说道,眼睛已经湿润。

  霍尊嘴角抽粗,没有想到秦寿这个暴发户还挺有理想的嘛,可是你想找一手货?傻了吧,这年头有一手的吗?也对,是有的,那就是幼儿园的小娃娃。

  “可是你哭什么呀?”霍尊看着安然问道,“你和那个秦寿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你和他在一起不是因为他的钱嘛。”

  “你就要哭,关你什么事?”说着安然真的哭了起来。

  “你不会是神经病吧?”霍尊看着安然狐疑的问道。

  “错,是精神病!呜呜呜——”

送鲜花
评论
看过《护花奇兵》的人还看过

关于就要读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奇客天创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10096号-1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