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放养的鸟长得大

书名:护花奇兵  作者:我本癫狂@ZL 

本章字数:4971     更新时间:2014-11-30 21:44:15

  看着紧闭的卫生间房门,霍尊不禁为当初没有因为童诗涵漂亮的外表,而头脑发热的去追求她感到理智。霍尊无力的在心里叹道,哎…….幸好我阅美女无数,练成了一双火眼金睛,不然当初一旦追求童诗涵就要倒八辈子的血霉啦,幸好我当时足够的聪明认她做干姐姐,现在看开这个决定很是理智啊。

  这脾气太彪悍了,说好听点就是嫉恶如仇,说难听点就是骂街泼妇,当干姐姐自己都已经够倒霉的,如果让她做女朋友,那还不如要了自己的老命。也不知道以后哪个倒霉蛋会娶这位悍妻呀!相信用不了几年华夏就会诞生一位闻名海外的‘河东狮吼’啊。

  希望老天爷下辈子把她投成一只公鸡,那嗓门、用来打鸣杠杠滴!绝对是公鸡中的战斗机!

  霍尊无奈了摇了摇头,就在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从身后传入耳中。急忙问道:“你在里面干什么?”

  “你别进来,我在洗澡呐!”卫生间内传来童诗涵的声音:“你把大米粥都倒在了我的身上,那么粘,能好受吗?等我出去,非得往你泼你一身凉水不可,你别想逃!”

  “我说你脑子秀逗了不成?简单的擦一擦,有个人样儿不就行了。这都要洗澡,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地方都极度干旱、有多少人都喝不上水啊,你洗澡的这些水都足够一个贫困家庭生活半个月了。知不知道‘节约用水、人人有责’这八个字怎么写啊?”

  “我就要洗澡,关你什么事?”童诗涵不满的喝道。

  “哎…….还真是小姐脾气啊。”霍尊盯着紧闭的房门叹道。

  “你才小姐呢!”

  霍尊听见后笑了笑,没有理会不顾形象还在卫生间内骂骂咧咧的童诗涵,一个人来到餐厅,大手一挥,随手将桌子上的剩饭剩菜装进一个塑料袋里、丢进垃圾箱,这就是外卖最实在的好处,不用收拾,节省时间。

  看了看被童诗涵咬的已经发青的右手,逐渐有向紫色发展的迹象。急忙跑到卧室用创口贴将伤口包住、防止感染。

  坐在席梦思大床上,霍尊突然想到童诗涵刚才说要泼自己一身凉水,这么重大的威胁自己身体健康的事情霍尊怎么能够忘记呢?!

  敢泼我?下午泼就算了,现在还敢泼我?看来必须好好的整一整老姐了。霍尊右手抚摸着下巴,想到自己的计划后,猥琐的笑容随机爬到脸上。

  童诗涵洗完澡后,用毛巾不停的擦着衣服上的大米花,好好的一件白色t恤,就这么给毁了呀。一想到霍尊把一碗大米粥倒在自己头上,心里就一阵冒火。

  幸好裤子没有沾上,童诗涵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快把衣服穿好。

  当她从浴室内走出来的时候,却现霍尊不见了,看着紧紧关着的卧室房门,童诗涵似乎明白了什么。

  ‘躲?我看你往哪躲!’童诗涵的心里想到,接着便来到厨房,再次跑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提着一小桶凉水,弹药准备好后,着急忙活的朝霍尊的卧室走了过去。

  “砰砰砰~~~~~!”敲门的声音,准确的说是用脚踹门的声音。

  “开门!既然敢泼我,你就要有胆量让我泼回去,江湖上有一句话说得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少给我给躲在房间里面当缩头乌龟,是男人你就给我出来。”

  “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房间内传来霍尊的声音。

  “不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童诗涵反驳。手中的满满一桶凉水已经准备就绪,就差霍尊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发射出去了。

  “你这话说的,难道我把你强暴了,你还要反过来把我强暴一顿嘛?如果按照你这个道理,那世界上的每一个男人都是十分愿意强暴的。”这种不痛不痒的反驳,对霍尊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这就跟蚊子爬在大象的身上吸了一口血是一样的。

  “你给我开门,你是不是男人啊?”接着又是一阵‘砰砰砰’踹门的声音。

  “跟我上过床的女人都对我赞赏有加,我硬起来的时候,她们yu仙yu死;我软下去了,她们yu罢不能,你说一说我是不是男人啊?”小样,跟我谈男人,在十几岁的时候自己已经从男孩共荣的升级为男人了。

  “你………你今天不让我泼你,我就在门前不走了!”童诗涵死缠烂打道。

  “如果你愿意在我睡觉的时候站岗,我不介意。不愧是人民心中的……..好警犬,不仅嗅觉灵敏、而且还尽忠尽职的站岗,不容易啊,用不用我送你一副对联啊?!上联是:风里来、雨里去、兢兢业业好警犬,下联是:嗅觉好、又尽职、拉布拉多好模仿!哈哈哈哈,不错,不错,字句工整还挺押韵,哈哈哈…….”

  “你给我开门,不然我就要砸门而入了。”童诗涵这一次不是死缠烂打,而是威胁。

  “别…..别别砸门!”霍尊急忙说道,老姐这是砸门砸上瘾了吗?拆迁专业户吧?!记得早上就是砸门的吧,看来这个门在自己住进来之后寿命明显要缩短啊。

  “那你开门!!”语气强硬,霸气十足。

  “可是……可是…….我已经睡了…….”霍尊扭扭捏捏的说道。

  “我不管,你给我开门~~~~~~~”

  “好,这可是你说的哦。”

  “咔~!”

  这时,突然响起门锁声,童诗涵微微一愣,表情立即又被奸笑所取代,她双手提起水桶,待看见房门移动,并露出一丝门缝的时候,童诗涵再也忍不住了,狠狠一脚踹在了门上,满满一桶的凉水泼了出去,宛如夏天的暴雨,那叫一个潇洒、那叫一个猛烈。

  “哇~~~~~好爽~~~~~~~”

  “哇~~~~~流氓~~~~~~~”

  第一个声音是霍尊发出来的,第二个声音是童诗涵紧接着喊出来的。

  只见霍尊一丝不挂的站在门前,双臂大张、眼睛眯起,很有用身体来请示迎接暴风雨洗礼的壮烈壮举。而童诗涵则是在看到霍尊一丝不挂之后,骂出流氓二字的。

  “你…..怎么不穿衣服?流氓!”童诗涵一把将水桶丢了过去,用双手遮住眼睛,是不是的透过手缝来瞧一瞧。

  “我都跟你说我在睡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都是裸睡的。”霍尊巧妙地躲过小水桶,一脸玩味的说道,“再者,我都知道你要用水泼我了,我为什么还要穿上衣服让你泼呢,你当我是二傻子啊?!”虽然一丝不挂,但霍尊没有丝毫害羞的意思,反而是对面的童诗涵小脸通红,一副想看又不想看的扭捏模样。

  这就是霍尊的注意,用一丝不挂的来迎接老姐的一桶凉水,权当是睡前的洗澡了,低碳环保无污染,简单省事无公害。看来以后可以考虑考虑在下大雨的时候、一丝不挂的站在外面洗洗澡呀,这主意挺好。

  “你…….快穿上……..衣服……..”童诗涵结结巴巴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想穿!大晚上要睡觉,裸睡不是很舒服吗?再者说了,放养的鸟,长的大;困养的鸟,不经长!就算我不为我的小兄弟考虑,但也要为我以后的xing福生活考虑啊。”霍尊嬉皮笑脸的说道。正是坚信了‘放养的鸟长得大’这个原则,所以霍尊才会一直坚持晚上裸睡。

  为什么说放养的鸟长得大大呢,到非洲的那些原始部落逛一圈之后你就会明白了。

  “那你现在穿上衣服,等会睡觉的时候脱掉啊。”童诗涵不耐烦的回应。

  “我想感受一下回归原始社会是什么感觉不行吗?”霍尊伸手翘起对方的下巴说道,“你又不是没有看见过,脸红什么啊,想看就看呗!是你看它,它都没有害羞,你害羞什么啊?”

  调戏,*裸的调戏!

  今晚必须给老姐童诗涵一点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无理取闹。

  “你……..流氓……..我记住你了。”童诗涵气呼呼的瞪了霍尊一眼,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呵呵,看来这一招还挺奏效的嘛!让你嘚瑟、只是把我的衣服脱了你都害羞了,如果把你的衣服脱了那还了得?!嘿嘿……..贱贱的笑了一声后,也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闭上了房门。

  呼~~~没有老姐的打扰终于可以美美的睡觉了。将身上的水滴都擦干后,霍尊伸了伸懒腰,如蚯蚓蠕动般钻进被窝。

  可是…….霍尊完全低估了童诗涵的无理取闹程度。

  就在霍尊迷迷糊糊就要和周公的女儿亲小嘴的关键时候,一个声音从楼下轰隆隆的传入霍尊的耳朵中,这种声音,是地震,没错,就是地震,潜意识的急忙从床上跳了起来,“怎么回事?地震?还是岛国孔隙了?啊~~~~~逃~~~~~”

  霍尊一边迷迷糊糊的叫喊着,一边裹着被子朝楼下跑去。笑话,在地震、洪水、泥石流、火山爆发的这些地然灾害的时候,哪一个人不和自己的小命亲?!

  “嘻嘻~~~~敢欺负我,我让你睡不着觉~~~~~”楼下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童诗涵,扫见霍尊像是被狼撵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速度跑了下来,嬉皮笑脸的冲着气喘吁吁的霍尊笑道。

  没错,童诗涵是在看电视,而且把声音放到了最大,不仅仅如此,而且还是在看一个关于地震的电视剧,这也难怪霍尊以为地震了。

  “你闲的没事干吧?是不是有病?是不是又忘记吃药了?还是把药吃错了?”霍尊来到童诗涵面前居高临下的毫不客气的连问了四个为什么,然后不等童诗涵回答,继续说道,“大晚上街坊邻居们还要睡觉呢,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你有没有公德心啊?!”

  “咦~~~~这就话怎么这么的熟悉啊?貌似是星爷《功夫》里面斧头帮中四眼仔的台词吧?”童诗涵并没有因为霍尊的吼叫而害怕,反而趴在沙发上,冲着霍尊嘻嘻笑道,“你直接说影响你睡觉并不就得了,还扯到街坊邻居身上,你有那么伟大吗?知道嘛,看见你因为睡不着觉而生气的样子,我这里很开心。”说着右手拍着还算丰满的胸脯。

  其实童诗涵是想指心脏部位,可是谁让心脏就在胸脯下面呢?

  “你不是说我不想你道歉,你就永远不和我说话吗?”霍尊不经意间看见茶几上面的那张白纸,白纸的正面是童诗涵写的,背面是霍尊画的。将白纸拿到童诗涵的面前,说道,“告诉你,我是不会向你道歉的,所以你就去当哑巴吧!现在我懒得和你说话。”

  说完将白纸放在童诗涵手上,抱着被子朝楼上卧室走去。再次走下来的时候,身上已经穿好了衣服,手指上套着车钥匙,大摇大摆的从童诗涵身边经过,朝门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童诗涵忍不住问道。

  “不要忘了,你现在是一个哑巴,哑巴是不会说话的。”霍尊缓缓转身,嘴角一勾看着对方说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就不信上海这么大我还找不到睡觉的地方。人生在世屈指算,最多三万六千天;家有房屋千万所,睡觉就需三尺宽,我就去找那三尺宽的地方,所以,拜拜喽~~~~~今晚我是不会再在这里睡觉的~~~~~~~~”

  这个时候霍尊想起了那个灿烂一字眉、眼睛如繁星及其吸引人的安然,嘿嘿,今晚自己就去她那里睡觉。然后不顾童诗涵脸上的表情变化摇着车钥匙走了出去。

  男人就像是一只兔子,必须要‘挖’很多的‘窝’,如果这个‘窝’里面的女孩不让你在这个‘窝’里面待,你还可以去其他的‘窝’里。

  迈巴赫犹如一只蝙蝠在上海街道尽情飞驰。而车内的霍尊则时不时的冲着街上的女孩吹着口哨调戏一下,哈哈,现在小爷开着迈巴赫,也可以装bi一把呀。

  从裤兜中掏出手机给安然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对方在传媒大学的宿舍后,迈巴赫猛地一转身,目标传媒大学,对象安然,走起!

  当来到学校门前的时候安然已经站在了门前等着自己,手握手机在焦急的等待着。

  “哈喽,等人吗?要不要进车里来走走?”霍尊开着迈巴赫缓缓地在安然的身边停了下来。故意捏着声音,听上去很像是街头小痞子调戏时才有的。

  “不用!”安然一直低着脑袋在原地转来转去,根本没有看见来者是霍尊,冷冷的拒绝。

  “你确定?”霍尊语气一变,恢复自己的声音。

  “是你?霍尊~~~”霍尊语气一变也让安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抬起了头看着车内一脸笑呵呵的霍尊,激动地大叫了起来,一把将车门打开坐了进去。

  “看来我没有看错你啊,都开起迈巴赫了~~~”安然小嘴凑了上来,在霍尊的脸颊轻轻啄了一下。

  “呵呵,别人送的。”霍尊手掌已经不安分的在安然的大腿上面抚摸了起来,“两天不见,想我没有啊?”

  “很想~~~~”声音很嗲,可能是因为霍尊的右手抚摸她大腿的缘故。

  “不信!”霍尊故意说道。

  “为什么?”安然说的是实话,自从那一晚之后,只要一合上眼睛都会想到霍尊。一方面是因为霍尊答应她帮助她将弟弟从黑社会手里解救出来;另一方面是因为第一次被霍尊的第一次被霍尊夺走了。

  虽然安然是学校里面出了名的傍大款、钓凯子的sao货,但是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弟弟。哪一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的心目中的男朋友是在万众嘱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云的呢?霍尊帮助她甘愿招惹黑社会,所以在安然的心中霍尊已经成为她的大英雄。

  “我可是要证明的哦!”说完霍尊已经发动迈巴赫,最后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宾馆前停了下来,推了推安然,又指了指小宾馆说道,“在这里证明怎么样?!”

  安然自然知道霍尊心里想的是什么,还没有等她回答霍尊已经拉着她走了进去,交押金、领钥匙,老板娘还递给霍尊一个暧昧的眼神,笑眯眯的往霍尊手里塞了一个安全套,说是赠品,不要钱。

  霍尊心里一个劲的感叹老板娘会做生意啊,有这样的老板娘,宾馆生意何愁不火?

  ps:上架之前送上五千字的大章,癫狂厚道吧!如果各位觉得此书不错的话,要多多订阅哦,有基础鲜花的也可以投过来,癫狂拜谢!!!希望上架后跟这章的题目一样,六六大顺!订阅顺顺!!!! 

送鲜花
评论
看过《护花奇兵》的人还看过

关于就要读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奇客天创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10096号-1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